来自 关于娱乐 2019-10-25 20:2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 > 关于娱乐 > 正文

每一个人的纳尼亚,基督教语境下的儿童文学

    四个小孩又回来了,每个人都长了几岁,可能这次的归来没有魔衣橱中那么童话,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童话已经越来越远了,他们需要面对的是更真实、更残酷的现实,需要面对自己的选择和自我。于是他们的对手不再是冰雪女巫,魔幻的牛头人和狼群等等,而是比他们更恐怖、更奸诈、更现实的对手,那就是人类!
    故事的流程还是那样,有挫折,有危险,有勇气,最后得到胜利!但是又不是那么简单,就像狮王阿斯兰在剧中说的那样,同样的事不可能发生两次,这次还是彼得是从一个装作成人的还是,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的过程,在个过程中,骄傲、浮躁、自负、固执等等不可避免的会出现,背叛、失败、抉择、放弃也要接受,只有勇气,没有信仰你是不会见到阿斯兰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纳尼亚,都要从童话走入人生,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阿斯兰,但是都要相信其实阿斯兰一直在你身边

继2005年迪斯尼将英国作家C.S.路易斯享誉全世界的儿童文学系列奇幻读物《纳尼亚传奇》之《纳尼亚传奇•狮子女巫魔衣橱》搬上荧幕后,2008年迪斯尼的大制作奇幻巨献《纳尼亚传奇•凯斯宾王子》再续“狮子女巫魔衣橱”的故事发展脉络,再一次展现了纳尼亚王国真善美与邪恶之战的恢宏、唯美盛况。本文试图从影片解读、主题探讨、儿童文学视角定位三个层次来探讨《纳尼亚传奇》在满足儿童心理需要,乃至人类普遍心理需要方面所取得的建树。
一、 影片解读
在上一部电影《纳尼亚传奇•狮子女巫魔衣橱》中,二战时期的四兄妹为躲避战乱,寄居在一位老教授神秘的乡间别墅里,无意间通过魔衣橱进入了纳尼亚世界,经过重重困难,在阿斯兰——纳尼亚王国的创造者、全能的施与者、精神和智慧的领导者的帮助和舍命救赎下,战胜了冰雪女王对纳尼亚的冰封统治,成为纳尼亚的国王和女皇,统治纳尼亚150年后,又无意间重回现实世界。
而在这一部《纳尼亚传奇•凯斯宾王子》的故事中,提马伦人在这四个国王和女皇意外离开纳尼亚后控制了纳尼亚,缺乏国君的纳尼亚人逐渐丧失了对阿斯兰的信靠,无法摆脱逐渐被掳掠生存空间的困境,只能藏匿存生,一度兴盛美好的纳尼亚王国变成了废墟。在这之前,凯宾斯王子的叔叔米拉兹为了篡夺王位,已杀害了提马伦的正义国君,残酷迫害、镇压纳尼亚人,并试图谋害王国的合法继承人凯斯宾王子。凯斯宾王子为躲避追杀逃进了森林,进入了纳尼亚人的领地,并在危机关头吹响了纳尼亚的魔法号角,召回了150年前统治纳尼亚的四位小国君——四兄妹皮特、苏珊、爱蒙德、露西。小国君们为了重建美好的纳尼亚王国,凯斯宾王子为了夺回提马伦的王位,他们面对的共同敌人是提马伦人的邪恶统治者米拉兹的军队,于是他们开始了为正义而战的征程。
阿斯兰——纳尼亚的创造者、精神领袖、力量源泉在这样的危机面前,并没有立刻显现与孩子们并肩战斗,年纪最小的女皇露西一直期待阿斯兰的出现,并且坚信他会是他们唯一有力的帮助者,但无力于力排众议,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只身前往森林寻找阿斯兰;而年纪最大的国王皮特却因为内心的骄傲,不愿继续等待阿斯兰的出现以得到他的帮助,要凭借自己国君的身份,领导的经验和勇武,率领纳尼亚人偷袭提马伦人的城堡,并且也对强有力的战友凯宾斯王子缺乏信任和接纳。他们的偷袭计划因为凯宾斯王子缺乏勇气和果断,以及皮特的骄傲和急功近利而遭到惨败,纳尼亚人为之付上了非常沉重的生命牺牲。
失败过后,纳尼亚陷入了丧失信心的困境,邪恶的冰雪女王乘虚而入,企图利用其信心的虚弱和对胜利的贪欲,引诱凯宾斯王子和皮特以一滴鲜血使其重新掌权。年龄排行第三的小国王爱蒙德吸取了上一次被冰雪女王诱惑、绑架的教训,在最紧要的关头从背后刺穿了女魔王的心脏,化解了这场危机。
危机平息后,这群身为国君的孩子们都进入了对失败的反思,凯宾斯王子在老师的鼓励下重拾了夺回王位、重建正义的勇气和决心,皮特也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所为是出于骄傲,只为逞一时之能葬送了那么多纳尼亚人的性命,皮特终于认识到只有阿斯兰的援助才是他们胜利的绝对且唯一的保障。
于是,凭着对阿斯兰的信心,孩子们获得了超乎寻常的果决和力量,他们决定差遣最小的女王露西前往森林寻找阿斯兰,为了争取时间、最大限度地减少杀戮,皮特也愿意同时独自与米拉兹决斗。至此,他们开始了通往胜利的信心之战。
在坚苦卓绝的角斗中,米拉兹最终败在了皮特脚下,皮特把他的生死之权交给了凯宾斯王子,王子最终凭借爱心赦免了他的这位因贪图王位杀害他父亲的邪恶叔父。然而米拉兹的一个部下趁势想扫平纳尼亚人取代米拉兹称王,于是乱中刺死米拉兹,又诬陷纳尼亚人破坏角斗的信用,发起了不义之战。纳尼亚人只好背水迎战。敌军的强大使皮特和凯斯宾一度想要退缩,而纳尼亚城堡的大门在他们撤退时奇迹般地被倒塌的巨石封死了,孩子们知道,破釜沉舟的功业已摆在面前,他们没有退路了,于是回转迎向了洪水般涌来的敌军。
也就在同时,勇敢的露西不顾敌军的追击,只身前往森林深处,找到了阿斯兰,阿斯兰知道孩子们已经在这诸般的经历中学到了信心和勇气的功课,是时候该施行拯救了,于是,他派遣的擎天巨树大军势不可当地向敌方逼去,树根从地下破土而出,如一双双延展的巨擘无情扫荡敌军强大的阵营和炮弹器械,提马伦军队瞬间溃不成军。当他们退到提马伦与纳尼亚之间的天堑河时,阿斯兰和露西出现了,阿斯兰一声狮吼,唤来大水之神吞没了提马伦的军队主力和这位恶意谋反的主帅。
战争结束,凯斯宾王子成为了纳尼亚的统治者,四位来自现实世界的小国君满载着成长的收获,重回现实世界,继续他们的学生生活。
二、 主题探讨
回顾这场惊险奇幻的征战,这不仅是一场捍卫权利、捍卫正义、击败邪恶的战争,更是五个孩子成长的征战——智慧的成长、信心的成长、勇气的成长……而在这之中,最核心的是信心的成长,信心是他们智慧、勇气等一切的立足点。
这种信心不是对自己尊贵的国王身份和已有智慧的盲目自信,相反,他们信心的焦点聚光在阿斯兰身上。阿斯兰是纳尼亚王国中万物的创造者,更是充满了公义、智慧、真理之爱的精神主宰,他时刻存在于纳尼亚世界却不直接以有形的形式存在、发挥作用。他在灵魂上与纳尼亚人同在,凭爱心给他们力量,但最关键的一点是,他需要纳尼亚人凭信心尊崇他,以此从他支取力量和帮助,否则,他也愿意静观他们在困境中挣扎,而不会侵犯他们的自由主权,主动出现去施与帮助。
就如故事中的这五个小主人公以及小矮人一样,他们得不到阿斯兰的援助,是因为他们并没有主动寻求。而背弃阿斯兰自己寻出路时,他们又很容易陷入急功近利的骄傲和绝望之中——皮特在纳尼亚军队陷入提马伦城堡的杀戮中也不甘心承认失败,不计后果地坚持进攻,致使大量纳尼亚人被米那兹瓮中捉鳖式地残杀。而当他们经过失败的教训反思醒悟过后,重新降服于阿斯兰全能者的权威,把纳尼亚的安危交托于纳尼亚的这位绝对主宰,决定寻求他的帮助,这时,阿斯兰虽然并没有马上出现,但事实上赋予了他们超乎寻常的确信和能力:年轻的皮特战胜了威武奸诈的米那兹;苏珊放心让露西独自深入森林,并敢于独自留下来对抗追兵;爱蒙德在角斗中是哥哥的坚强后盾和鼓励者,也在战争中无比英勇;露西敢于只身前往寻找阿斯兰;凯斯宾王子也认同阿斯兰的权能,提出了有智慧的缓兵之计,并在等待阿斯兰来到的时间里带领着纳尼亚大军奋勇抗敌……这种种勇猛的作为都出于孩子们一致等待阿斯兰的拯救的信心和决心。而当阿斯兰亲身显现时,他使用巨树大军和水神袭击提马伦人的神迹更让孩子们以及那些之前丧失了对他的信心的纳尼亚人看到了阿斯兰是无所不能的主宰者的事实。
这种逻辑,很显然,是出于原著作家C.S.路易斯的基督教信仰思维,阿斯兰俨然是至高之神上帝的化身,冰雪女王在两部影片中都充当着撒旦的角色,以谎言引诱人犯罪。纳尼亚人对阿斯兰的信靠即等同于上帝的信仰者对至高神的笃信和交托。《狮子女巫魔衣橱》所演绎的纯然是耶稣救赎罪人的圣经故事,而在《凯斯宾王子》中,小主人公们征战的过程就是从轻视、背离神的状态转变为信靠、尊崇神的权能,最终凭信心赢得胜利的过程,亦即是一个认识信仰、践行信仰的过程。
三、 儿童文学视角的解读
值得注意的是,路易斯的这一系列魔幻传奇故事是以儿童文学的身份出现的,并且成为经久不衰、享誉世界的优秀儿童文学经典。一些学者简单地从其演绎基督教思想的角度来评价《纳尼亚传奇》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忽视了它作为儿童文学的特质,因此不能准确地对其定位。英国奇幻作家,菲利普•普尔曼就是这样的典型。在重读《纳尼亚传奇》之后,他在各出版物上不断发表言辞激烈的评论,公开指称“纳尼亚”系列丛书完全是一部宗教传道书,是“丑陋和有副作用”的 。
其实,对于儿童这一阅读群体来说,他们显然没有能力解读这些精彩故事情节之下的宗教思想实质,即使对于那些对基督教教义了解不多的成年人来说,也很难参透作家寄予的这层深层意味。重要的,是这样一部童话巨著是如何适应了儿童的阅读需要和成长需要,以致成为影响全世界几代儿童的经典读物的,即使《纳尼亚传奇》具有传播基督教意识文化形态的作用,这种作用的实现也是从儿童的本身需要和特质着手的。以下结合儿童文学的相关理论知识对次作简要的阐发。
童话是儿童文学作品中最核心、影响力最大的门类,而童话的特质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1)超现实,幻想使其核心方式;(2)神话思维和小说艺术的有机融合;(3)表达与满足的是人类的普遍愿望;(4)以原始思维作为支撑点。
很显然,《纳尼亚传奇》所叙述的是超现实的奇幻故事,是神话思维小说的杰出代表,原始思维中的泛灵论和人造论在其中也得到了充分的展现,所以无需赘述。以下想深入探讨一下这部童话巨著是如何表达、满足人类,特别是儿童的普遍愿望的。
以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为代表,诸多心理学理论都倾向于认为童年时期的欲望是否得到满足抑或是受到挫折,与人格的形成与发展由这儿及其密切的联系,童年经历是人格形成的关键。儿童无论是在生理还是心理上都处于启蒙阶段,对外部世界有着严重的依赖性,一方面他们有着丰富的需求,不仅是物质层面的,更是爱、尊重等高层次心理层面的;另一方面,由于儿童的能力以及条件的局限,仅仅依靠儿童自己似乎无法满足这诸多需要的,儿童需要成年人的帮助来实现满足,但这种需要又往往仅表现在无意识层面,儿童很难表达和意识到自身的这些精神需要,即使意识到,表达能力的局限也使得儿童与大人之间就其需要的沟通难以顺达。
从这一点来说,童话就大大适应了儿童的这种心理需要:儿童的思维是泛灵论的、人造论的,而童话思维恰恰可以在这里与儿童思维找到契合,因而有了在精神层面与儿童实现对话的可能:儿童通过置身童话的意境中,幻想那些自己所向往的惊险、刺激,经历那些可以产生共鸣的痛苦、担忧、爱、幸福……它们共同形成了与儿童无意识的良好对话,帮助儿童理解、排遣其内心的矛盾和困惑,得到精神上的充实和满足。
用以上理论来看《纳尼亚传奇》,它的主题是非常抽象也非常核心的人生命题:爱、信心、罪、幸福。这样抽象的主题事实上就是上文理论中所强调的人类需要得到解答、需要被满足的“普遍愿望”。通过这部童话,这些生命的核心议题以适合儿童接受的游戏形式得到了非常生动的体现和解答:
在另一个虚幻的世界里,虽然它并不是完美的乌托邦,也充斥着成人世界的所有复杂、罪恶的元素,但在那里,全能者阿斯兰是孩子们永远的帮助,是可以战胜一切邪恶力量的“超人”,是智慧和爱的化身。孩子们在王国里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权柄——他们是王国的国君,是战胜邪恶的亲身实践者、是正义的参与缔造者、是真善美的使者。而在他们身陷困境时,他们所依赖和信靠的全能者阿斯兰就可以施展神迹使他们转危为安,使他们赢得胜利,带领他们进入重建的真善美之中。
这不但是儿童最核心的精神需要,更是人类本身最核心的精神需要,符合人类最原始、最本真的思维逻辑,因而能最大限度地满足人精神上的需要,启导人寻找前进的方向。路易斯曾说“只能被孩子喜爱的儿童文学,是不良的儿童文学。” 儿童文学真正的价值就在于满足儿童最本质的这些精神需要,并且启导他们以正确的思维去认识所处的这个世界,在正义与邪恶、罪恶与真爱的较量中,帮助孩子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信念。
路易斯正是非常准确地把握住了儿童的这种需要,同时也看到了随着成长、成人,人类并不是从这种原始思维中蜕变出来,变得自立自强,进入了自己创造的乐园;而是失掉了这种珍贵的原始思维,背弃了真善美的主宰,以为依靠它意味着懦弱、受束缚,却无意间将自己卖给了另一个骄傲罪恶的偶像,从而陷入了更大的困境。因而,他的《纳尼亚传奇》不仅是儿童的文学,也是适合所有人的文学。

本文由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每一个人的纳尼亚,基督教语境下的儿童文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