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娱乐 2019-09-05 05:0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 > 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娱乐 > 正文

没有眼泪,我在南京

我不知道写什么了,心里堵的慌

昨天下午十二点多到了南京,终于开始了“南下”。走过的地方不多,看过的风景稀疏,文化和历史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任何体验性的认知。

从没想到过南京南京会给我带来这样的震撼。就感觉你回到了70多年前,就在南京城的上空目睹了这样一场惨绝人寰的屠城。

江南风光尽美好,昆曲,还是阴柔秀美,我也曾幻想过无数遍南京、杭州或是上海的样子。可惜认知的边界往往不是靠想象就能使在拓宽的。人的想象力固然是事件珍品,可细想起来,想象力和这个世界之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或是现实能被如何想?亦或是,认知的边界拓宽的方式也许不再停留在认知本身,物质的实践是想象力的翅膀,也让意识扩展成为实在的可能。

知道南京大屠杀,却不曾真正了解过这段历史。就好像你只知道原理,却从未实践过。实践给人烙下深深印记。感谢陆川!

如果说此时坐在这里,心里想的第一件事,就是——经验式学习,包括我未来的学习和生活,还有未来子女教育,经验式的学习和教育。通过经验和参与,让身体置身其中,耳目口鼻,感受周遭所发生的一切,声音、气味、还有景物,历史变迁,人心浮动,都在这此时此地的参与中得以呈现。可能的活动、可能的人、可能的体验经历,都是拓展意识的入口。为这些身体需要的现实体验机会创造可能,内在和外在的准备,为此的发生创造要素,然后全情投入,感受当下所发生的一切,深深的进入当下。这个过程本身就是成长和学习。抽身出来后做一些复盘的总结,并未下次的体验创造机会。这样的一次一次的实践、学习也成就了生活本身。

任何语言都是空洞的。

这次下江南的第一站是南京。南京之美还是美在文化和历史。南京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是想象中的现代大都市,反倒觉得破旧沉重。从地铁口走出来的一瞬间,难以抑制内心的失望。“咦,这就是南京吗?”即便如此,对这个城市还是十分好奇,很想了解这份失望背后的客观发生。是什么让它如此?拖着行李箱去搭公交车,司机并不热络,似乎和东北的司机也差不大多,或许哪的司机不重要,决定他们的不是地狱的差异,而是生活的重压。南方的人确实和北方的人不大一样,车上的乘客多了几分历史感,眼神中透露了这里千年的发展,虽然可能他们内在尚未有太大的改变。

快去看看吧,感受那子弹搅在你心里的感觉,感受那屠城的血腥,感受那女人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感受那段中华民族曾经的屈辱的历史。

在南京住在青旅,算是南京狭长范围里的顶北。一路北上,终于找到了住处。放下行李,猛然感受到了房间的阴冷。这时候的北京虽然也冷,但暖气也快开了,空调也都在时刻准备着抵御潜来的冷气。吃下几颗葡萄就准备在这里开眼看看究竟了。第一站竟然去了步行街小吃城,去吃了南京本地的南京大排档。虽然在北京也吃过几次,在这里坐下,吃上一碗混沌,夹上几口菜的感觉还是不同的。似乎我能够在日后的会议中得以慰藉,曾经独自一人前往南京游历,两盘小菜,一碗混沌的十月清秋,南京也并不寒冷孤独。可这些话究竟可以说给谁听?我未来的丈夫,还是以后的孩子呢?现在对于我而言,一切都是如此未知,虽然未曾迷茫,但好奇也难以避免急切的遇见,让我偶尔伤感也是可以原谅的把。

没有眼泪,只有默默积蓄的力量

去一个地方该是先去当地的博物馆。但我先去了寺庙。从狮子街到鸡鸣寺,骑着膜拜单车,好不自在。这和在北京骑车不一样,这是在真的观光,在骑行的体验我所心接触的城市。看着民国灰白小楼在身旁经过,行人操着南京话你来我往,深醉其间,险些被过往的摩托车剐蹭到。

鸡鸣寺,还是在这礼拜了佛。和于老师谈起,他说要多拜佛,这和单纯的想是不一样的。或许这就是宗教的力量,加持。或许就是structure的意义,让外在的物质能量带起内在的震动,内外相合。

鸡鸣寺和古城墙连在一起,不经意的也买了门票走了一圈。城墙上俯瞰城墙下,人小,玄武湖也小,我很大。那一刻情绪很多,脚踩着有历史的石砖,心里苦,苦的是人的渺小短暂。在宗教和历史面前,我能做什么?唯有投身当下的自然,看湖水波澜,诉衷肠,看过往行人,聊以慰藉。

剩下一些时间想去总统府兜一圈,可惜到了府门,周一闭馆。在外面看了一圈,也好,明天再来看。也可惜,今天没去看,但24号的一天格外充实美好。自己想了很多,感觉是成长的一天。

本文由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发布于藏宝阁玄机资料独家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没有眼泪,我在南京

关键词: